方方方圆圆圆

咸鱼画手,不能再咸了

【周叶/短篇】新尘

  p接之前无边地狱系列……女鬼助攻23333

  周泽楷刚开始进入轮回训练时就有人告诉他他们这个圈子有个大神叫叶秋,虽然武器是枝笔,但是是顶级的阴阳师。那时候叶秋还统领着嘉世,和苏沐橙一起组成的搭档横扫了张佳乐孙哲平的繁华血景,还有吴羽策李轩的双鬼。
    虽然感觉很厉害高高在上的样子,还是有人告诉他叶秋其实特别讨厌,整天除了恹恹的无精打采模样就是嘲讽脸。
    然而叶秋从来不露面,大概除了被他干掉或者收服的鬼之外,对了还有他的小伙伴们没人看到过他长啥样。
    反正周泽楷进荣耀联盟轮回战队训练了好长时间,一直都没看到过这个人。其实周泽楷不爱说话只是他不想说话,他还是挺纳闷叶秋这个人是怎么做到每次轮到嘉世值无边地狱的班上来的时候还能不露面的,要知道为了见到大神真容传送室门口不知道堆了多少人,然而每次嘉世的人出来的时候叶秋都不在内。
    这种事情除了问本人还有谁能知道,所以周泽楷也懒得说很多事情说了也是白说。

    真正见到大神本人时周泽楷终于成为正式队员,并且是主力,被称为神枪手兼联盟第一帅脸。
   
    那场比赛过后,周泽楷被称为最佳新人。
    当然,赢还是叶秋赢了。下场的时候叶秋和他握手,周泽楷近距离的看到了叶秋的脸,叶秋吧,长得挺清秀,就是眼睛周围一看就知道是个熬夜的人。
    周泽楷说了声前辈好,叶秋笑眯眯的应了,完了感叹一声“真是后生可畏啊,枪玩得不错啊少年,可惜打败我还是不够的,加油吧。”
    完了周泽楷又回了句谢谢前辈。

    周泽楷听到走远的叶秋感叹了句这孩子真有礼貌。听到这句话挺开心,然后又听叶秋跟旁边人说道,就是话少又老实不好撩。
   

    那次之后,叶秋退出联盟,周泽楷在比赛中再没见过他。他的银武却邪(就是那支毛笔)流传到嘉世新一任队长孙翔手中。
   
    再见面时叶秋已经成了叶修,自行创建了兴欣,正在外面接私活。
   
    周泽楷正在超市买东西,忽然感觉到有东西进来了,还没回过神就听到了某大神的声音。
   “哎呀这不是小周嘛,在买东西啊。”
    周泽楷转过头,叶秋正撑着把伞靠墙上,还是懒懒散散的样子。
   “……前辈?”
   “嗯是的,不过我现在叫叶修啦,对了有没有带你的左轮?我在接私活有只东西跑进来了。”大概是知道周泽楷的话少,叶修一次性把话说完了。
    “荒火。”
    “……”叶修仰头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荒火是周泽楷每次右手左轮的名字。

   “很好,我们得先把它引出去,懂吧。”明明比周泽楷矮却拍了拍对方肩的某人。

    “嗯……”其实周泽楷想说超市人这么多要把枪拿出来么……

    全联盟只有王杰希那对阴阳眼才能在现实中看到实体魂魄,叶修真心觉得那对阴阳眼真是长错了位置,王杰希那对大小眼居然是阴阳眼太暴殄天物了!

   不过好在在现实联盟还是研究出不少有用的东西的……

    “小周你站过来。”叶修等周泽楷站过来便不顾周围人的眼神撑开了伞罩在两人头顶……

    旁边有两个女孩经过,两双眼睛瞄来瞄去发出异样的光芒。
   
    她们貌似误会了什么……叶修心想,表面还是淡定的不顾路人眼光看向一边的周泽楷,“怎么样,能感觉到吧。”

    周泽楷第一次跟大神靠这么近,夏天穿着短袖,胳膊碰着胳膊,而且叶修怕不在伞内信号不好特意让两人都站伞下,肌肤碰肌肤。周泽楷吞吞口水。

  “前辈……”
  “嗯?”
   “室内打伞,……”
   “长不高的。”
   “……”为什么你一句话非要分两句话来说…
   “小周,以后说话记得一次性说完,话少对大脑发育不好。”叶修语重心长道。
  
   “嗯……”
   你还能有点别的话吗少年!

   今天去超市买东西的人表示很神奇,超市有两个人打着伞跑来跑去,嘴里说着什么在这儿出去等等等,有一个还拿着玩具枪,噫,听说保安都差点打120送精神病院了。

    叶修觉得他自己是无所谓的,然而带着联盟第一帅脸跟着自己干这种事貌似有点……不齿,而且还是个根正苗红的老实孩子,万一带歪了怎么办……轮回不好交代啊……

    叶修也没想到这个女鬼实力这么强,直接现身……一身红衣…我擦这不是在结婚的时候死的吧怨气这么大。
    叶修心说这次失算了,估计要黄。

    周泽楷也不含糊,反正也到了人少的地方,联盟特制的特殊子弹一发发射出去。

   

    然而……

  “前辈……”
  “嗯?”
  “现在,怎么办?”
  “睡觉,你看天都黑了,啧啧啧,有朝一日我竟然能比张新杰睡得都早,堕落了,唉。”

   周泽楷也没说话,看着叶修侧躺下的背影,这个男人很奇怪,他默默得出这个结论,跟他见过的人都不一样。

   然后看到了叶修短袖扯起来露出的腰上一大块白白的皮肤,周泽楷盯了一会儿,扭过了头。

   事实上是,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真的挺小,周泽楷要躺下来只能挨着叶修的背。
   女鬼设下的结界不得不说防御力不是一般的强……
    周泽楷要和叶修共度一夜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轮回众人内心是崩溃的,联盟众人也炸了……不过这是在第二天早上的事情。

    第二天叶修在一个很早很早的时候醒过来叫醒了周泽楷。
   “?”
   “起来攻击结界吧,这个时刻鬼的灵力最弱。”
   “……”
   “我从张新杰那儿淘过来过一种符纸,一天阳气最盛的时候可以像闹钟一样叫醒我。”叶修表示他已经看懂了周泽楷的表情语言解释道。

   后来轮回的人和兴欣的人赶到时……叶修和周泽楷正在砸结界,貌似还很默契,众人表示真是瞎了狗眼了。

   后来叶修复出,又回到联盟,嘉世被清扫,邱非接替准备重振嘉世。兴欣这匹黑马一路闯过来。

    周泽楷一直看着叶修的身影,一直。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叶修伸出手和周泽楷的手握在了一起,笑呵呵道“决赛了小周,放心不会让你们输的太惨。”

    “嗯,我们也是。”周泽楷笑笑。尊重对手就是认真对待。

   
    兴欣赢了。
   叶修体力不支差点摔了的时候周泽楷扶着他。
   叶修喘气,汗顺着脸留下来,抬头眯眼看了周泽楷一眼,“小周啊,谢啦。”
   “前辈很努力。”周泽楷贴着叶修的耳朵。
    叶修抖了一下,莫名地看了他一眼。
   “所以,我也会很努力的。”
   “……”叶修觉得,要栽了。

   “唔……嗯…嘶…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一面……”
   “因为前辈太不关心我了。”周泽楷很正经的说了一句。


   “咦?叶修以后都不住寝室了吗?”陈果端着茶望着叶修已经好几天没睡过的床铺。
   “嗯,他现在在跟别人住啦。”苏沐橙坐在电脑前磕着瓜子。
   “哟,谁啊?”陈果八卦心爆棚。
   “你猜。”

【喻黄/短篇】没有标题

p 接之前的无边地狱系列,这个喻黄写着写着就没灵感了……

    黄少天13岁的时候被扔进了训练营,那时候周围有许多小孩子,比他大或小的都有都是孤儿,把他们扔进来的那个人说他们要好好训练,训练好了才能进入正规的队伍。
    然后就有人开始给他们介绍各种行业,比如阴阳师术士枪手等等许多,他们可以自行挑选自己最擅长的。
    黄少天一眼就看到了其中的剑,他觉得这种纯冷兵器大概最适合他,不用装子弹近距离攻击防身没有什么比握在手里更有安全感了。

    一开始拿到手的是一把普通的木剑,有人告诉他,如果他能练得最好,到时候就能有一把属于他自己的剑。
    黄少天觉得能有一把属于自己的剑才最安心,并且为了离开这里,他很努力的练习着。
    后来黄少天出类拔萃的成绩得以让他离开了那个地方。

    走的时候他问属于他自己的剑呢,别人不耐烦的说到了队伍才能有。

    他们训练的时候是跟也是被抓来的鬼魂训练的,木剑上刻满了红色的咒文。训练的时候很无聊,黄少天只好跟他要斩的鬼魂说话,可是鬼魂不会跟他说话,所以一般都是黄少天在自己一个人唠嗑,时间长了也形成了这种习惯。

    有人跟黄少天说你去的队伍是个叫蓝雨的地方。
    黄少天觉得这名字貌似没什么意义啊。
   
    当时蓝雨的队长还是个叫魏琛的人,不过年纪比他们都大多了,黄少天一般都叫他老魏。
   

    因为人少,黄少天很快就能把所有人认识了个遍。
    比如有个手残总是很安静,就因为安静黄少天才注意到了他。
   喻文州是个术士,可惜他每次发动术阵的动作都太慢了,黄少天还嘲笑过他手残太弱。

    然而谁会想过有一天这个手残能打败老魏成为蓝雨的新队长呢。
    黄少天就在旁边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走位,喻文州的走位每一步都精心计算过每一步都蕴含着接下来的五步。黄少天觉得原来这个手残还是很厉害的啊。

   手残打败了队长诶。真是个励志的话题,蓝雨众人突然觉得没有什么事干不成了你看手残都能打败队长啦!

   然而黄少天还是觉得不甘心,如果那个手残…额好像是叫喻文州,如果喻文州能打败对长,那他岂不是也能打过我?!这种a>b,b>c所以a>c的问题有可逆性吗可是我速度比他厉害多了啊说不定可以的…可是那家伙的走位……黄少天突然觉得前途渺茫了。

   赌气般的坐在台阶上玩着游戏机,正吐槽着这怪的设定,察觉到身边有人坐下,黄少天抬头看了一眼,楞了一下,是喻文州。就这么楞的一下,游戏机里已经传来game over的声音,黄少天嘟囔了一句是你啊又把注意力重新放到游戏机上。
   “你也觉得我打过队长是因为队长放水?”
   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黄少天又楞了,转过头看他,其实喻文州长得还是挺好看的,不对不对注意点不对。
   “老魏不放水怎么可能输!”黄少天懒得理手里再次发出机械声音的游戏机。
   “队长没有放水,是我自己赢的他。”喻文州的眼睛直直盯着黄少天。
   黄少天头一次觉得无法反驳,扔下游戏机,一把拉起喻文州的手,“走走走,跟我来一场!我就不信了……”

   然而事实上黄少天的确输了,喻文州知道自己速度慢而特意用各种走位来弥补,也许旁边观看的时候看不出来,但是真的比试的时候,黄少天才发现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速度似乎不起作用,总是差了那么一点。

   “……好吧我承认了,你的确很厉害。”
    喻文州的笑容很温和。黄少天觉得自己之前说的话貌似不怎么厚道,好吧识人不清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这个温和的家伙是个心脏?

   “算了算了走吧吃夜宵去。”

   后来老魏退了下来,不再上无边地狱的战斗场。
   后来蓝雨队长给了喻文州。

   黄少天觉得应该没所谓的吧,谁当队长不是一样么。
   自上次之后他跟喻文州就成了朋友,晚上经常去不远处的小街上吃烧烤,黄少天的话唠荼毒对象有了一个长期的人,主要是每次他说话喻文州都在微笑的听着,感觉还不错。

   黄少天自己的剑被打造出来以后他终于拿到了手,是把同体冰蓝色的剑,挺好看的,名字叫冰雨。

   蓝雨主力差不多确定了,磨合期过了开始准备上无边地狱清扫一趟。黄少天挺兴奋,这是他第一次去那个地方,之前可以说都在现实中进行练习,接接私活之类的。

   “咦这位鬼兄你的爪子比之前的那只大一些诶,不知道威力怎么样呢,唉呀真可惜实力都差不多嘛白长了那对大爪子……”
   冰雨在一群黑色烟雾中显得极为耀眼,身影极快的穿梭着,带出几道蓝色的闪光。

   而阵型依旧是喻文州一开始制定的,黄少天也不敢离自己位置太远。可以说黄少天的位置就在喻文州的前面,就如一道分割线,从这里开始,任何东西都不允许穿过。
   喻文州是个手残,黄少天早八百年就知道了,所以这种军师一样的人就应该待在后面,如果这些玩意儿穿过去喻文州就不好对付了吧,再说喻文州那个温和的样子,哪像是干这种事的人,那家伙一看就不合适打打杀杀,还是待在后面指挥吧。就算喻文州不说,黄少天也会挡在他面前吧。

    “队长你就呆后面,离那种鬼玩意远点,我就帮你挡着好了。”黄少天一脸认真。
    喻文州又笑了,看着眼前比自己矮了半个头却执意要挡在自己前面的少年,喻文州凑近了黄少天的脸,在黄少天一脸疑惑中吻上了对方的唇。
   看着黄少天骤然变红的脸,喻文州心情愉悦。低沉地在黄少天耳边道“那少天要不要和我在一起呢?”

   后来?后来张佳乐向黄少天讨教,“你喜欢孙哲平?哦那就告白呗,我跟队长当年可是balabalabala……”

叶修生日快乐!


   叶修走下楼的时候楞了一下,这个时候按说应该有不少人在练习才对,现在却一个人都没有。
   奇怪了今天,叶修走过去开了电脑,顺便抽出一根烟,刚准备按下打火机的时候后面“砰”的一声,
叶修吓得手一抖,漫天的彩带飘下来。
    “生日快乐!”众多声音夹杂在一起。
    叶修这才想起今天是他生日,早上起来都没看日期的。
    “啧,大早上够吓人啊”叶修转过头去笑了笑。
    “我们可是起的比你还早弄这玩意你居然还嫌弃叶修你真是太不厚道啦你知道这玩意多难弄吗……”黄少天嘴巴一张就合不拢了。

   在这里的只有参加苏黎世比赛的14个人,大家都围过来。
   “诶叶修,你不是喜欢抢boss吗今天不训练了咱们一起去抢走走走。”众人围着桌子坐了下来打开电脑。
   叶修乐呵呵的笑,又有点鼻子发酸。

   中午大家一起出去吃了顿大餐,叶修没喝酒,“中午就放过你了,晚上你必须得喝酒”楚云秀举了举杯子。
   “哈哈叶修一杯倒啊没意思啊”方锐笑。
   “呵呵等你们都醉了我再喝。”叶修挑眉。

  
    叶修抽着烟打了个电话,电话刚接通就有声音传过来,“哥,你现在才打电话啊,算了算了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你不也有朋友一起玩么”叶修又笑。

    打游戏的时候叶修发现认识的不少人也操纵着角色跑过来了。
    “哟,老韩也来啦”叶修看着游戏里黑着脸的拳法家,难以想象刚才耳机传过来的生日快乐是他说的。
    兴欣全员都在
   坑过的蓝河也来了
   林敬言,孙哲平 ,楼冠宁几个,月中眠田七他们都来了,各职业选手也跑来凑凑。

    耳机里传来略微嘈杂的此起彼伏的生日快乐。叶修覆在鼠标上的手没动,嘴角一直勾着,一边说谢谢一边聊天去了。

    晚上被灌醉了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叶修也没睡太死,脑子里老在想东西。
   今天挺开心的。
   就是可惜生日快乐少了一个人。

   叶修真的快睡着的时候,脑袋里朦朦胧胧响起了某个人的声音,不知道是错觉还是跟十多年前的记忆混淆了,那声音带着熟悉带着陈旧似乎穿越了很多东西满身灰尘模模糊糊,       
   

      叶修,生日快乐
  

【双花/短篇】温酒

   孙哲平第一次见到张佳乐,是上面给了他一个暗号让他去一个地方找人,孙哲平到了地方才发现这是一家花店,正愣着不知道该找谁好时花店里走出来一个青年,略长的头发在脑后绑了一个小辫子,穿着做饭用的那种围裙,抱着一盆花走了出来。
    青年看到了楞在门口不动的孙哲平,也楞了一下,然后温和的笑了笑,问道“先生要买花吗?给女朋友买吗?”
    孙哲平抱着试一试也无所谓的态度说出了暗号“百花缭乱?”
    对面青年似乎是反射性的脱口而出“落花狼藉?”
    然后俩人目光撞到一起,相视而笑。
    孙哲平伸出手“你好,我叫孙哲平。”
    对方怀里还抱着花,闻言连忙放下了花,手在围裙上拍了两下,也伸过来握住了孙哲平的手,“你好,我叫张佳乐。”

   孙哲平真没想到上面给他配的搭档是这种温和的人,他一直以为他的搭档会是和他一样是个喜欢扛着剑直冲敌方大杀特杀的人。
   熟了之后孙哲平表示之前说过的话他要收回,温和什么的果然只是表象。
    “孙哲平你大爷啊啊啊啊!那个不是叶子!不能剪啊!”这看起来明明就是叶子,孙哲平表示很无辜。
   不过挺好,是个很好相处的搭档,如果是黄少天那样的…啧还是算了吧,或者周泽楷那种…好吧那俩人就是两个极端,叶修那种不损人会死的家伙……孙哲平看了眼眼前正在拿着剪刀教他剪枝的张佳乐,还是这家伙比较好。
   “孙哲平你有没有在听啊!我说了这么多你真的听到了吗啊啊啊心好累……”

    传送地点是大楼的一个宽阔房间,每个星期一次的无边地狱探查让孙哲平见识到了所谓的百花式打法,真真是眼花缭乱,不过不得不说这打法真的挺好当掩护的。孙哲平的重剑每次从烟花海里抽出时都会附带有鬼魂消散的黑烟。
    从无边地狱回来看到传送圈外的叶修和黄少天在拌嘴,张佳乐颠颠的跑过去看热闹。
    “苏沐橙你这枪炮都是怎么带下去了我就奇了怪了就算带下去吧炮弹对那玩意儿不是没作用吗?”
    “你没看到这枪炮上都画着咒语呢眼睛不好使啊黄少天。”
    “叶不羞我问你了吗啊我问的是苏妹子!没问你你就别说话啊啊”……

    孙哲平默默看着他们一个嘴炮攻击一个嘲讽攻击略感无聊,把张佳乐叫了回来,看着张佳乐又屁颠屁颠的跑回来孙哲平表示心情愉悦。

    搭档一段时间后孙哲平直接就和张佳乐住在了一起,当时还不觉得什么,后来有次张佳乐洗完澡披着头发趴在被窝里玩手机,刚好孙哲平有事找他,敲了门进去的时候张佳乐依旧在玩手机,然后张佳乐的目光从手机转移到孙哲平身上,手臂撑着床微微起身,还是趴在床上,不过随着他微微直起的身子,被子从他肩上滑到了腰部,张佳乐还不觉察,问怎么了。孙哲平默默看着他披散在肩头软软的黑发,又看到张佳乐因为扭着头的脖子显得很突出的喉结和锁骨,继续往下是白皙的上身,青年没有突出的肌肉只有看起来细皮嫩肉的好皮肤,被子以下……孙哲平突然发现自己忘了要说什么了,于是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没什么关上门回了自己房间,留下张佳乐莫名其妙。

   孙哲平回了房间先是躺在床上,想了想从认识到现在都过了几年的时间了,感到腹下的燥热没有消散反而有了越来越浓的欲望,孙哲平起身低骂了一声去了浴室。

   
    孙哲平觉得有必要稍微远离一下张佳乐,当然这是理性的思考,至于实践……一直没有成功过。
   孙哲平并不是弯的他自己很清楚,所以对于张佳乐的感情,他也渐渐清楚了。
   不过张佳乐也不是弯的,所以孙哲平一直没表现出过这种感情。如果说出来……张佳乐大概会很惊讶吧然后……
   孙哲平人生头一次遇到这么难的事儿,头一次觉得犹豫。

   “大孙大孙!”张佳乐的声音由远及近,孙哲平默默看着张佳乐穿着前段时间买的哥斯拉连套睡衣一身绿油油地推开他的房间门。
   孙哲平刚开始看到衣服的时候是嘲笑了张佳乐一番,然后等他穿上……孙哲平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觉得张佳乐穿起来很可爱……

   “老冯打电话说无边地狱出事了貌似有点乱让我们所有人现在立刻去一趟!”
   “你很开心?”孙哲平纳闷。
   “好久没这么打过一次了啊当然开心!”
    “……”好吧是我的脑回路不对还是你的脑回路不对。

    到了以后孙哲平发现微草全员都来了,一群白大褂到处晃着……
    微草就是这圈子里的医生,和普通医生不同,他们可以称为巫医。队长王杰希天生一对儿阴阳眼,只不过一大一小,本可以当阴阳师却偏偏要去当医生,张佳乐当初还吐槽过如果阴阳眼都长王杰希那样还不如不要。不过他们虽为医生上战场倒也不输谁,特别是王杰希那一手手术刀耍的跟魔术似的。叶修这个阴阳师都表示王杰希如果用他个人的魔术打法打起来他都要认真点。

    黑无常和白无常跟他们抱怨说修罗界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智障打破了跟无边地狱的边缘,搞得现在修罗和鬼魂都混到一起去了,无边地狱本来就有点挤了这样一弄地价又要长。
    张佳乐小声跟孙哲平吐槽无边地狱还特么有地价,孙哲平纳闷的说重点不应该是无边地狱居然还有边缘么,然后张佳乐一脸恍然大悟说对诶无边地狱居然有边缘我去……
孙哲平默默扶额。

   白无常说他们正在修补那个洞让他们先两边都挡挡免得有人一会儿进一会儿出。黑无常吐槽说那智障要打撕条裂缝也就算了可以直接拿针线一串就行,结果他居然打出了一个圆圆的洞来补都不好补。
 
   孙哲平看了看手中的重剑,不明白圆圆的洞可以用什么武器打出来。
   那次战斗虽然所有人都上了,但是用蓝雨郑轩的话来说就是压力山大,平常鬼魂就算了麻烦点的就是厉鬼之类的戾气重,无边地狱的又能是什么善类,修罗就更不用说了,那玩意更厉害。

   孙哲平和张佳乐不一会儿就一身血,毕竟修罗是有躯体的。
   张佳乐正甩着弹药,突然发现脚下有个修罗的爪子神速的伸过来,正悲哀的发现躲不过今晚要负伤的时候一把重剑甩过来一下子断了那只爪子。

   张佳乐回头看到孙哲平正往这边跑过来,这才发现这把自己拎着都费力的重剑是被孙哲平丢过来的……
  “天哪大孙你力气好大!”
  “你集中点注意力好吧!”

   出来的时候都快凌晨了,冯宪君表示为了大家辛苦了这么久不用搭车回家了,已经给所有人安排好了房间,洗洗可以直接睡了睡一天都没事儿。
   的确一出来几乎所有人都在打瞌睡,叶修一出来走路都是虚浮的。张佳乐一出来头都要靠孙哲平身上了。
    拿到了房间的钥匙孙哲平打起精神揽着一走一打瞌睡的张佳乐上楼,他俩一个房间,说起来孙哲平还是挺高兴。

    打开房间门,孙哲平看来看去只看到了一张床。虽然跟乐乐一个房间很高兴一个床当然更好但是这样孙哲平真的不能保证自己不犯罪……

   把张佳乐推进浴室让他先洗,孙哲平坐在椅子上想今天晚上怎么睡,结果睡着睡着快睡着了的时候孙哲平发现张佳乐还没出来。
   “乐乐?”孙哲平走到浴室门口敲门。没人回应。
   孙哲平怕出事儿直接打开了浴室门,然后看到…张佳乐在浴缸里睡着了……
   孙哲平都不知道说啥好,走到浴缸旁试了下水温还好还没凉。扯下一块大浴巾把张佳乐抱起来擦干净后直接抱到床上。张佳乐的皮肤还散发着热气,抱起来的时候虽然用浴巾包着也免不了皮肤接触,于是孙哲平悲哀的发现……自己又硬了。
    把张佳乐抱到床上扯掉浴巾盖上薄被,孙哲平想了想还是去拿了件浴衣给张佳乐穿上。他大概是真的累到了,孙哲平怎么摆弄他都不醒。
   张佳乐披着头发的时候就秀气的跟女孩子似的,更别说睡着的时候。孙哲平给他穿浴衣的时候顺便观摩了一下乐乐的身体,嗯,还不错。心猿意马的给乐乐穿好浴衣后孙哲平进了浴室。
    出来后孙哲平犹豫了下还是上了床,张佳乐正背对着他在床的另一边。孙哲平蹭过去,抱住了他,头埋在他的脖颈间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的时候孙哲平觉得有东西箍着自己,睁眼一看,张佳乐跟八爪鱼似的抱着自己,一只腿还勾到了自己的大腿边。孙哲平想了想,昨天晚上不是自己抱着他的么,怎么今天早上一起来就变成了乐乐抱着自己。
    孙哲平犹豫着动了一下,结果张佳乐抱得更紧了。孙哲平内心是很高兴的,所以他又睡了过去。

    再醒的时候张佳乐已经起来了,“大孙醒这么晚啊嘿嘿”
   也不知道是谁扒着我弄得我起不来,孙哲平翻白眼。

    孙哲平觉得自己应该找个时间跟张佳乐告白了,最近张佳乐跟黄少天聊的很频繁啊,孙哲平表示都要吃醋了。

    然后机会真的来了。机械师肖时钦跟戴琦妍在一起了,他们表示要请大家吃饭,众人在饭席上表示狗眼都要被闪瞎了。
    张佳乐被人灌酒,孙哲平看他喝了一两杯就看不下去了,夺过来全喝了,早知道叶修喝了一杯早就被抬下去睡觉了。
    于是结果就是张佳乐微醉孙哲平是真醉了。

    孙哲平一直靠在张佳乐身上回到家的,虽然是靠着但也不敢真的全压张佳乐身上。
    张佳乐的气息近在咫尺,孙哲平一低头就可以吻到他的头发。回去以后就直接借着酒说出来好了,迷迷糊糊的想着。

    张佳乐把孙哲平先扶到他的卧室去,结果刚关门孙哲平靠过来,应该说孙哲平本来就是靠在他身上的,只不过更凑近些了。
    孙哲平一把扯过张佳乐,把人抱在怀里,低头吻了下去。
    感到对方的挣扎,孙哲平抬起手覆在对方的后脑勺往前压。

    然后抱着抱着就抱到床上去了,孙哲平放开张佳乐,对方立刻气喘吁吁,一脸懵逼。
    孙哲平压在他身上,在他耳边吹气“乐乐,我们在一起吧”
    就算是酒醉,喜欢这种事情还是有点难以启齿,于是孙哲平选择了更霸道的告白方式。

    张佳乐更加震惊,不过孙哲平醉得根本看不清他眼睛里的情绪。又吻他的嘴角一直向下。
    张佳乐突然抓住了孙哲平的胳膊,孙哲平抬头看他。
   “大…大孙,你说真的?”张佳乐一脸不可置信又有点惊喜。
    孙哲平笑了笑又扑了上去。

    第二天冯宪君接到孙哲平的电话说是他和张佳乐请几天假,理由是张佳乐腰疼他要跟着照顾几天。

   
  

   
  
   

清明节祭伞修


   今天是清明节,外面开始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叶修出了兴欣网吧的大门,撑开一把全黑的伞走了出去。


   昨天叶修被陈果她们拉去逛街当苦力的时候看到一个不起眼的摊子,摊主是个黑袍老人,摊子上的东西也是零零散散的什么都有,但什么都只有一样。
   叶修走到摊子跟前的时候那老人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也不说什么,任由别个打量。叶修倒是从不在意别人的事情,也只是微微觉得稀奇。
   陈果和唐柔刚离开摊子,叶修抬脚就要走的时候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不过重要的不是声音,而是这句话的内容。
  “明天是清明节,如果想见到死去的人可以打着这把伞去祭拜。”

   叶修顿了一下,转过身看到了摊子边上一把大黑伞。


   其实叶修也并不信这些东西,打个伞就能见到死去的人什么的,简直比跳大神鬼上身还不靠谱。
   不过想了想对他也没坏处,如果是真的那当然好就算不是真的也无所谓不是吗,见到死去的人这种事情从来都只是想一想,只能想一想而已。
   再说,祭拜打把黑伞也是应该的吧。

    下了出租车,叶修站在墓园的入口。入口还站着一个人,怀里抱着一把百合。
   叶修冲她打招呼“哟,比我早啊,沐橙。”


   两人一起走到一个墓碑前,苏沐橙把百合轻轻放在了墓碑前,然后开始说话,“哥,今天是清明节哦,我和叶修哥都来看你啦,我们过得都很好哟,最近认识了很多人呢,叶修哥的计划正在不错地进行中哟…………”
   苏沐橙就这么一直说着,讲着最近发生的事,好像他就在她对面,微笑着听她诉说,完了还摸摸她的头。
   可是苏沐橙讲完后没有她想象中哥哥的手来摸她的头,只有一阵夹杂着雨滴的风吹过。


   叶修朝着空旷的周围瞄了几眼,除了他们两个,没有任何人出现,果然是假的吧……自己居然真的有点相信了,啊真是老了。忽略掉心里那一点儿失望,叶修把目光投向墓碑上的照片,正值青少年的男孩脸上却有着成熟的微笑。
  当年身为孤儿的他带着唯一的妹妹,碰到了离家出走的叶修,然后开始了荣耀的旅程,多年后叶修带着苏沐橙站在荣耀顶峰,当初最强的人已长眠地下。

  连同你的那份一起,无论如何在真正退休之前,都要再一次踏上荣耀巅峰。叶修曾很多次这样在心底默默说道。


   出了墓园,叶修刚准备问苏沐橙要不要去吃早餐,就听到某个久违的声音。
  “叶秋。”
   “啊?找哥啥事?”叶修条件反射的回了一句,然后愣住了。

  苏沐橙听到这声音也是一颤,立刻朝叶修那边看去。
  叶修微微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身边站着的人。张了张嘴,

  “苏沐秋。”


  叶修不太敢去碰他,万一碰到就变成烟雾咋办,而且他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
  苏沐秋好像也长大了,现在他甚至比叶修还高一些。鬼魂也会长大?谁知道呢。

  “嗯,是我。”苏沐秋笑着说。

  “哥…”苏沐橙忍着泪看着苏沐秋。
  苏沐秋歉意又无奈的笑了笑,朝苏沐橙头顶伸手过去,却发现在伞外的手消失了。

  叶修想起那个老头儿的话,突然知道了什么,说道“你不能出伞外。”
  说话间苏沐秋把手抽了回来,在伞里手又出现了,“嗯,我知道,其实是只有在伞中你们才能看到我。”

  叶修和苏沐秋对视一眼,忽然两人都笑了。


  叶修感叹这伞还好够大,不然怎么可能容下三个人。

  苏沐橙听到两人的话后立刻挤过来,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苏沐秋表示他妹妹都被叶修这个不要脸的给带坏了。

  苏沐橙感受着头顶哥哥的手的温度,应该说并没有温度,有的只是触感而已。

  是实体。叶修很庆幸。

  然后两人一致要求苏沐秋走中间拿伞,其余两人走两边。没人说要打出租车,三人都默契的开始步行。


  天空还在下着小雨,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三人的情绪。
  虽然三人都没有流露出什么特别高兴的情绪,但是心底都希望能这样多有一段时间。

  就像多年前一样,三人一边走一边打闹。

  三个人在一起差不多呆了一整天,后来送苏沐橙回了宿舍,苏沐橙也知道哥哥是要跟叶修说些什么。


  叶修把伞接过来,和苏沐秋边聊边走。
 
  说是聊,不如说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很多事情苏沐橙已经和苏沐秋讲过了,很多年前,叶修和苏沐秋也是这样的相处模式。

  “叶修,”
  “嗯?”
  苏沐秋忽然站定,叶修也站着看他,眼神带着疑问。

  “辛苦了。其实你们每次在墓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苏沐秋忽然转身拥抱叶修,叶修措不及防。

11.
  叶修和苏沐秋站在兴欣门口,外面天已经黑了下来。

  “就是这里?”
  “嗯。进去打一场?”
  “好啊。”苏沐秋知道叶修说的是荣耀,笑了笑跟着他走了进去。

12.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叶修不确定昨天是不是做了一个梦。
  然后他看到了床边撑着的黑伞,没变,但感觉和昨天的伞大不同,像是用了很久很久的旧伞。